校址:九龍彌敦道440號澤豐大廈2樓B室

電話:9203-0277

撰文:小師妹 C. R.

決定籌劃這網頁之初,心裡一直盤算著要如何為兩位老師做一篇專訪。

原以為他們的開始會是何等的不凡,誰料當細聽二人訴說如何與舞蹈結下了不解之綠的時候,卻發現他們的開始會是如此的平凡.........

由零開始...

黃老師和余老師由1975年開始便喜歡跳的士高和爵士舞。其後更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參加了由尖沙咀福利會舉辨的社交舞初班。初次接觸社交舞的他們在那位教學風趣、態度和藹的陳老師(應是我們的師祖吧!)所薰陶下,對社交舞的興趣也日漸濃厚。接著又認識了一位亦師亦友的鍾老師,更令他們知道舞蹈是需要理論、方法、拍子和平衡等最重要元素,不但加深了對舞蹈的認知而且亦是促使他們學跳標準舞的原動力。

從業餘到職業...

從1986年開始正式學跳標準舞到現在,不經不覺己有十多個年頭。其間接受過不少出名老師的教導當中包括了對老師們的技巧起了不少提升作用的香港職業十項冠軍岑伯龍老師、潘潤明老師亦有香港標準舞冠軍的劉兆賢老師、黃俊華老師、台灣標準舞冠軍施達宗老師及劉順益老師等均是舞壇上響噹噹的人物。

多年以來除了得到上述各位老師的悉心指導外,再加上努力不懈地練習和無數比賽的鍛鍊,終於在1996年正式成為了職業老師。

兩位老師笑說雖然他們思想開通,亦已成為了別人的老師,卻同樣抱著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觀念,所以也希望藉此向以上各人道謝。

終身學習...

兩位老師深深明白不進則退的道理,成為職業老師以來,他們不單沒有放棄繼續學習,而且孜孜不倦地上課以增進自己的技巧,並透過積極參與每一場賽事,以不斷提升自己、突破自己,進而緊貼舞壇的潮流。

推己及人...

打從1997年開始,兩位老師便於香港標準舞蹈總會所舉辦的各項大小業餘賽事中擔任栽判。當問到老師們擔任評判以來的心得及感受時,他們坦然的表示自己是一位職業賽手,所以深深的體會到每一位參賽選手都曾為比賽付出了不少血汗。為了提升自己的技術不單要付出金錢去上課,還要付出時間去練習,為了目標不停地重複又重複著同一動作。所以每次做評判都會本著良心和力求完美的態度,希望更多人能夠憑著參加比賽而取得經驗,更可將此推廣出去使更多人認識到社交舞的樂趣。

桃李滿門...

記得有次老師帶領幾位師兄、師姐參加標準舞及拉丁舞比賽。到達會場時,當大家看到其他賽手各式各樣的花步,都立時變得緊張起來,因為老師一貫的教導是非常著重音樂拍子跟基本步法。相對於其他賽手,同學們認識的花步自然比較少,所以大家對這場比賽,並沒有抱著太大的期望。誰料師姐們竟憑著純熟的基本步加上準確的拍子以及簡單的花步,便輕易贏得比賽冠軍。而其他的師兄、師姐們也取得十分好的成績。令大家深深體會到老師的教學手法與別不同之處是不太著重花巧的步法而是一再叮囑,什至乎是責罵我們要注意拍子和多練習基本步。因為萬事皆從基本開始,沒有了堅實的基礎,一切都是枉然的。

怪不得從眾師兄、姐口中所知的盡是老師上課時那苛刻的要求、嚴謹的態度,課餘時卻又是一位風趣、親切的老師。同時亦得知在老師的教學生涯堜狾洩瑣ル秅H數不下千人,當中有些更是打從老師開始教學便跟隨他學習到現在的 "元老級"人馬,難怪資歷尚淺的我也有這麼多的師弟、妹,原來與他學生的數目與日俱增有關。

隨筆...

跟隨黃老師學跳舞己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了,當中除了學習跳舞外,我亦深深體會到怎麼才是一個好老師。

猷記得剛開始的時候,由於本身不愛運動,加上對跳舞一竅不通,所以跳得像機械人一樣,任人取笑。但在黃老師用心的教導下,令我不斷進步。每當我在學習上遇到困難及障礙時,他不但沒有因為我做不到某些動作而降低要求,反而想盡方法務求我做到為止。雖然這樣會令進度稍慢,但他絲毫也不介意。他這樣的教學精神確實令我十分敬佩。

我覺得要找一個跳得好的老師不難,要找一個懂得教的難,要找一個懂得教又肯教的更難,要找一個跳得好,懂教又肯教的更是難上加難,偏偏他就是這樣的一個老師。曾經從某個綱站上看過有些舞者說好老師難求,我卻慶幸能找到一位。這亦是我跟幾位同學構思設立這個網頁的原因,我們希望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好老師。

曾問過老師,比賽了十多年,不悶的嗎?到底要賽到什麼時候才會停下來?誰知他抓抓頭,傻傻的說:『無想過,可能跳到跳不動吧!』我忽然想起音樂盒上的跳舞公仔,一直不停的跳、不停的轉,只要有音樂,他永遠永遠不會停下來......

2001年12月11日